• 爱是一场又一场相似的轮回与重复

    爱是一场又一场相似的轮回与重复

    男孩小时候特别调皮,家里几乎天天有登门告状的。今天把东家鸡剪了翅膀,明天把西家的柴门拆散了。人家骂骂咧咧找上门来,家人只好忙不迭地赔不是。八十年代的农村,镇上的摄

  • 心,从这里走过

    心,从这里走过

    记忆里,父亲是个很严肃的人,说得过分点就是所谓的冷漠。父亲经商,长年累月都奔波在外,很少回家过上几天安静的日子,这也就使原本不善于言辞的我与父亲之间变得更加陌生。

  • 打官司

    打官司

    有一只狼,在狼群里找不到吃的,于是它就去找绵羊。看到绵羊身上那一团好肉,狼馋得口水直流,它对羊说:“喂,我想吃你身上的肉,成不?”羊说:“我每天要跑很远的路才能吃到草

  • 给他你想要的

    给他你想要的

    向人介绍自己名字的时候,易晓白总是说,晓风残月的晓,露从今夜白的白。从这点小细节上就可以看出她的浪漫情结。对于晓白的细腻和矫情,老公大徐一言以蔽之:作。揭开恋爱时

  • 和美女偷情的日子:致命偷腥

    和美女偷情的日子:致命偷腥

    如果有个美女这样对你说,你作何感想?会不会有一点点莫名的兴奋呢?如果美女接着说,有胆和我玩偷情吗?那你会不会兴奋得要晕过去呢?当然,前提是你是一个正当年壮的男人,

  • “恐聚”:青春情谊遭遇现实攀比

    “恐聚”:青春情谊遭遇现实攀比

    “记得当时年纪小,你爱谈天我爱笑。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,风在林梢鸟儿在叫,我们不知怎样睡着了。梦里花落知多少。”三毛同学的这几句话,道出了青春的美好。同学会最本质

  • 当女人视爱情如生命

    当女人视爱情如生命

    有一种女人,她们会喜欢每一个遇到的男人,无论那个男人高矮胖瘦年长年幼,只要那个男人是男人,且肯对她们态度稍微积极那么一点,比如说主动约约她们,给她们打打电话,发发

  • 首页 1 末页 17